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不分南北(兄弟 1v2) 抚摸

谢北行醒来的时候,程桑桑的头差不多凑到外面去了,和男学生玩的开心。

她兴奋地把手伸出窗外,又迅速地收回来。

男学生在旁边看着她。

这样幼稚的把戏,她倒是玩得起劲。

他以为昨天折腾她折腾得狠了,她昨晚没睡多久,路上要打瞌睡。

这才没看着她几分钟。

却没想到她还是没长记性,这样生龙活虎的……对着别的男人笑。

谢北行把衣服搭在她身上,揽了一下程桑桑,在外人看不见的地方抚弄腰肢。

她才发现他醒了。

程桑桑被摸的脸红,她很敏感地感受到下体的湿润,她没心思玩了。

她的直觉告诉她,谢北行现在的心情不太好。

……

程桑桑突然没动静了。

男学生这才发现,她身边是坐着人的,她靠在那个人身上,姿势依赖。

男学生是来跟着老师实习的。

他的老师从后座敲打他,你这个小崽子不要命了。

那可是海市一把手谢省长的太太。

省长太太。

这也……

也太年轻了。

他老师读懂了男学生眼神,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男学生愣愣地望着程桑桑的背影离开。

老师斜瞥了他一眼,目送他们走了,才提点他说,注意点分寸,谢太太没事,你可就未必了。

……

程桑桑并不是没事。

谢北行牵着她进了房间,就没放开过。

她被谢北行压在床上,动弹不得。

她有点不明白。

谢北行吻了一下她饱满润泽的嘴唇,却没有深入。

程桑桑想抬头,要回吻过去,却没得到回应。

他把她钉在床上,不让她乱动,压住她的双腿。

程桑桑只好抬起腿来摩擦,清晰感受到他西裤里的性器突兀的热度和轮廓。

阳茎很热,随着她双腿的摩擦一点点胀大、变热。

谢北行分开她,把手指插进她的穴里,勾拉出透明的粘液。

他的手指修长有力,却不深入,只在穴口来回打转。

又隔着衣服抚弄她的乳尖,把它们弄得变硬。

他来回蹂躏搓弄,程桑桑被弄得有些痛,可是穴里又分泌出晶莹的液体。

谢北行在床上不讲话,程桑桑直觉这不是一件好事情。

谢北行很清楚她身体的构造,哪一点被玩弄会痛,哪一点会让她爽,他都清楚。

程桑桑被他抚弄地越来越热,意识也越来约模糊。

窸窸窣窣地,程桑桑感觉到谢北行好像在翻找什么东西。

下一刻,下体就被插了一个冰凉的物体。

她被谢北行捂住双眼看不见,但感觉像是,谢北行批文件、写字用的笔。

程桑桑很乖的吃进去了。

刚插进去的时候,只感到冰凉,直到一点点被她的体温染热。

下体传来猛烈震动的时候,程桑桑才发现,插在她穴里的、并不是谢北行的笔,是一个小的震动棒。

此行靠山,他们吃住都在山上,山上的旅馆条件不算太好,可是,这种东西却一点也没少。

没顶到穴里的震动,并不能让她满足,她只好再吃下去一点。

谢北行的声线很稳,没有什么起伏。

“我还在这呢,就那么不满足吗。”

*

哥哥の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