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不分南北(兄弟 1v2) 欲望

他开始温柔地抽插,从外到内抚弄她的身体。

他用舌尖含住乳尖,反复舔舐。

把她舔的酥痒,穴里流出晶莹的液体。

谢北行感受到了。

好像他莫名其妙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程桑桑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发脾气,就像她不明白谢北行为什么突然变得温和平静一样。

但她喜欢被爱和温柔。

所以她喜欢谢北行,努力做一个好妻子。

她不喜欢疼痛和伤害。

所以她努力叫自己忘了谢南林。

一直都是。

程桑桑这样告诉自己。

她出神很久了,才发现谢北行盯着她看地入神。

程桑桑望进谢北行深邃漆黑的眼眸中时,她的心跳依旧稳定平和。

程桑桑捂住自己的心口,别过头去。

谢北行眸色深沉,语气包含命令。

“程桑桑,转过来。”

程桑桑不情愿地转过头来,眼眶红了,里面全是泪珠。

谢北行明知道她不开心,他有些失控,她被弄得疼了,可他无论如何看不得她对任何人笑,看不得明明在他身下,却总是魂不守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可气的要命,明明是自己犯了错,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天真模样。

他就是再养无数个叁年,程桑桑也被他养不熟。

谢北行再会工于心计、算计人心,可她根本没有心。

就是再百般忍耐,谢北行也压抑不住重新翻腾的郁气。

“程桑桑,说话。”

谢北行又一次命令道。

程桑桑泻出哭腔:“你要我说什么。”

谢北行才知道自己话说重了,却不理她。

她拉住谢北行的手臂,不放开,小声抽泣道:“你莫名其妙对我发火,我总是不知道做错了什么。”

她又说:“我总是想亲你,可你却不让我亲。”

她说这句话时有些脸红。

她半跪在床上,穴里还插着他的阳具,面颊潮红,衣物半挂不挂地在她肩头,看着要滑落下去。

她无辜又残忍。

谢北行想,他果然还是拿她没办法。

她还小,也没犯什么大错,在她眼里,她看不懂异性的爱慕,就是和同龄人玩耍了一路而已。她被他保护的太好,不明白爱和占有也是应该的事情。

谢北行还没从她身体里撤出来,两人下体相接。她哽咽抽泣时,牵拉扯动,阳茎要从她穴口滑出来,又被谢北行按住她的腰重重地捅进去。

程桑桑被撞的尖叫了一声。

谢北行知道,这是撞到她的宫口了。

小口吮吸着性器,感触明显。

她断断续续地、夹杂着呻吟地叫着他的名字,喊着疼。

之前顾念着她喊疼,谢北行操她的时候不会带着故意地撞击这处,可一想到她没心没肺和别人交头接耳的模样,谢北行想,让她长长记性也好。

他吻住她柔软的唇瓣,撬开她的牙关,用唇舌安抚她,下身的动作和力度却一点没有变化。

程桑桑只觉得穴里酸胀,还要性器抽插带来的疼痛感,混杂在其中的,还有说不清楚的快感。

她脑子昏沉沉的,嘤咛出声,只想多要一下,再多要一下。

谢北行性器进出牵拉处液体要洇湿床单,他引着程桑桑的手摸向她穴口处。

程桑桑听出来,他终于有一点笑意了。

“桑桑,都是你流出来的水。”

*

更!这篇完结之后才会收费~作者太龟速了哭泣……计划是十几万字左右完结 饱饱们可以养肥到10w左右再看~这样阅读体验会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