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不分南北(兄弟 1v2) 宫口

她的穴里软滑湿泞,堆迭的褶皱包裹吸附着滚烫勃起的茎身。

阳茎温度很高,粘连着她流出来的水液。

桑桑的手被扯着摸到交合处,水液被操弄成白沫,她手里摸到一片湿滑,全是混杂淫靡的体液。

穴里被顶撞的酸麻,谢北行故意慢下来抽插鞭挞的速度,一下一下地勾的她有些急切地摆动腰肢。

被戳到爽处,桑桑失神地呻吟。

她轻轻拽住谢北行的手腕,眸色水润润的。

谢北行揉弄了一下她浑圆的臀部,把阳茎入弄得更深,顶到小穴的尽头。

他用修长的手指抚弄被汗液浸湿的、粘在她面颊的发丝。

“小馋猫。”他轻声道。

谢北行知道她腰际间有些软肉,他熟练地把玩,把她圈在怀里操弄。

入弄的动作激烈,龟头每撞到那处酸涩的肉褶,她的小穴就会不自觉的收缩,她半眯着眼呜咽,夹的他头皮发麻。

他的龟头充血抵着穴里的褶皱处,狠狠抽插,囊袋拍打在她的后臀,发出激烈碰撞的响声。

穴口的软肉被操得瘫软,快感在激烈的交合抽插中不断堆积,尖锐直白,都涌在下体。

桑桑被操的下体痉挛,穴肉紧绞,全身都被快感包裹。

谢北行没给她时间休息,又把那根可怖的阳具捅入她体内。

她的穴肉还没缓过劲来,提不起力气抗拒性器的侵入,他的性器捅入湿滑泥泞的甬道,顶到穴的最深处,直贴宫口。

好胀。

好酸。

好痛。

桑桑直觉他的动作很危险,绝不是什么好事,她睁开眼睛惊恐地看着谢北行,他进出的力度很大,几乎要把她贯穿。

她挣扎着起身,谢北行察觉出来她的抗拒,又把她按倒在车座上。

桑桑被迫张开腿,承受着剧烈的鞭挞和快感。

谢北行牙齿咬住她的乳尖,她被操开了,性器在湿滑的甬道挺进地顺畅,他压制住她的挣扎,性器直撞到宫口。

被撞到酸痛太强烈,桑桑使出浑身的力气推拒他,哭叫出来。

“谢北行,不要…你快停下……”

“谢北行……你这个混蛋……”

谢北行的舌尖湿滑,舔弄着她的乳尖,动作轻柔,眸色却是一片黑沉,“不痛你又怎么会记得呢。”

宫口吸吮着肉冠的颈沟,牢牢地吸附住,带来舒爽和难于言喻的快感,他缓缓抽动,触到软滑温暖的子宫。

她的身体开始颤抖,腿根发麻,如同触电般疼痛和快感一同席卷而来。

桑桑几乎昏昏沉沉,连续高潮让她泄了不少水,透明的水液喷涌,把靠垫洇湿。

还没结束。

谢北行只射了一次,热液浇灌在子宫里。他缓了一下,阳茎重新充血胀大,筋脉盘桓在茎身,穴肉被彻底操开,穴里面泥泞湿滑,龟头操进去快感明显。

他压着欲望折磨她、惩罚她,桑桑根本没办法,也不是他的对手。

谢北行操开宫口,抽插子宫,桑桑被插得满涨,她大口喘息,不知道被操弄抽插了多少次。

她在尖锐剧烈的快感中昏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