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不分南北(兄弟 1v2) 触碰(回忆杀)

她尝到了谢南林口里的陌生的烟草味,不是劣质香烟的味道,有她从来没尝到过的、特殊的浓烈苦涩。

“你、你干嘛?”

程桑桑被亲的有点气恼,她趁谢南林不注意的时候推开他了,他的吻技并不好,青涩横冲直撞,牙齿弄破了她的嘴唇,身体靠过来,带着一阵冷风,只会压着她舔和咬。

“亲你,不然还能干嘛。” 谢南林回答,克制着冲动放开她,又点了一支烟。

程桑桑注意到他的手臂一直在流血,凑近看,不只是手臂,指节上也有大大小小的可怖擦伤。

不像是摔伤,更像是人为弄上去的。

程桑桑歪头打量了一会儿谢南林,看他没反应:“那么晚,你不回家吗。”

谢南林彻底恢复到酷哥状态不理她了。

天已经黑了,他一定没吃饭吧,程桑桑想。

看在上次他跟黄毛打架的份上,程桑桑决定大发慈悲把他捡回宿舍,煮点饭给他吃。

县城学校宿舍破旧、狭小。

只有十几平米,钢架床,木板书桌就填满了三分之二个屋子。

墙壁泛黄,潮湿处甚至有些发霉,但被塑料膜仔细地包好了。

但又有非常矛盾的、割裂的温暖。

台灯光线朦胧又昏暗,谢南林在门口盯着她在书桌上生疏地摆弄着一个电磁炉,看得出没怎么使用过。

程桑桑翻箱倒柜只找到了一包泡面和一个生鸡蛋还有几根菜叶子。

她眨了眨眼:“只有这个了。”

烧上热水下面,程桑桑把鸡蛋磕进锅里,蛋清散开在沸水里,如同飘絮。满屋子都飘散着廉价调味的包浓郁咸香,程桑桑盯着蛋,吞了吞口水。

谢南林在宿舍门口扫了一眼屋子道:“我不吃蛋。”

程桑桑瞪了他一眼,有吃的就不错了。

她费劲地搬了床当凳子,发现谢南林盯着她床头柜看,柜上全是她的画,堆在一起,还有一个相框。

相框里是另一个女孩和她的合照,照片旧的泛黄,却摆在她床头上。

“不许你看。”程桑桑把相框卡过来。

谢南林挑了挑眉,抱着电磁炉把面和青菜吃光了,留了一个蛋在锅底。

他吃的很快,但吃相很好。坐在和身高既不匹配的床垫上也是笔直的,虽不刻意,但举手头足间看的出从小受到良好礼仪教育的矜贵,和这里,和她见过的人,很不相符。

就像来自于另一个世界。

程桑桑觉得,他,非常不可触碰。

屋里温度很高,她脸色有些红,程桑桑在热气缭绕中把蛋吃掉了。

程桑桑又问他:“你也住学校吗。”

谢南林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她指了指他胳膊上的触目惊心的伤痕磕磕巴巴道:“如果无聊,你、你可以找我来玩。”不要打架了。

“找你玩?”

“来写作业也行。”

“玩你吗。”

“……玩你大爷。”

第二天, 程桑桑悲催地发现,她起晚了。

晨读的铃声响了两遍她才起床。

然后,很不幸地,被一群黄毛堵住。

为首的是一个短发女生,打着鼻钉,嘴里叼着烟,程桑桑不认识,但看上去就像黑社会的大姐大,很不好惹。

她开口第一句就是:“是你把我弟摔傻的。”